《局外人》:丧逼青年之死

图片 2

图片 1

像不像老板批评年轻员工没有积极性的场景?对于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对公司没有“从一而终”的概念。对于上司的训话,最多口头表示同意,心底里是不认同的。默尔索是一个丧到骨子里的人,想什么说什么(“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改变我的生活”),而且说出来的话哲学意味过重(“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让对方觉得“答非所问”。

可惜,这个世界无法容忍丧逼青年,他们是永恒的局外人,最终都会被杀死。(本文首发于书入法app。)

图片 2

加缪的经典小说《局外人》通常被评价为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体现了生活的荒谬性。几年前第一次看这本书时,我关注和看到的也是这一点:一名刚刚丧母的年轻人,在冲动杀人后,因为在葬礼上的表现不够悲痛而被判处死刑。

而且有时候

这种丧不仅体现在事业心上,“他对所有涉及自己的处境与将来而需要加以斟酌的事务,都采取了超然的态度,在面临做出抉择的时候,从来都是讲同一类的口头语:‘对我都一样’、‘我怎么都行’。很叫他喜欢的玛丽建议他俩结婚时,他就是这么不冷不热作答的。即使事关自己的生死问题,他的态度也甚为平淡超然……”(引自导读)

责任编辑:

译者柳鸣九在导读里说默尔索是“文学史上一个十分独特,甚至非常新颖的人物”,他对生活的态度是“淡然、不在乎的”。比如说,当老板打算在巴黎开设新办事处,希望调他去那里工作时,他是这样反应的:

很多人就真的接受了这句话

这种与世界的隔阂感正是一开始提到的荒谬。丧本身并不罪大恶极,但是默尔索说的话往往被曲解,在法官口中,这么一个几乎无害的青年成了人民公敌,人人欲除之而后快。假如默尔索能够圆滑世故一点,在葬礼上做出沉痛的样子,或者在法庭上说自己因为太悲伤而哭不出来,可能他就不会死……

还没出发,就被人告知终点

默尔索只是比普通的法国青年丧了一点而已。他不追求名利,与人结交也不看重能得到什么好处,跟名声不佳的雷蒙交朋友,最终因为雷蒙的私人问题而错手杀人。在审判过程中,法官和陪审团一直关注的不是案件本身,而是默尔索这个人。与本案无关的母亲葬礼被反复强调,默尔索在熬夜守灵后只感到疲倦,没有痛哭,这一事实竟然成了不利于他的证据:“我控告这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

才能证明一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豆瓣上有一大批人自称“丧逼”,在我看来,默尔索也是一名丧逼青年。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