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韬光养晦,蓄势待发

永利网站,朱棣深自韬晦,老谋深算。在僧道衍等术士策划下,他在自己还未准备好时,佯狂称疾,时而狂奔于市,时而僵卧于地。并且,他还在府中扶杖而行,以蒙蔽朝廷。
这时,建文帝朱允炆安排在朱棣身边,监视他行动的北平左布政使张昺和都指挥使谢贵正行色匆匆地奔波在路上。因为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燕王病了。
燕王一向身体不错,可是从京城觐见回来后就一直说身体不好,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他这是为了不去京城参加先帝朱元璋的忌日找借口。皇帝放他一次,未必会
有第二次。虽然他不能去,但也必须有人代替他前去祭拜,因此,朱棣的三个儿子就被派去应天参加典礼。本来朱棣后悔至极,想着这三个儿子一定是羊入虎口,再
也回不来了。可没想到皇帝居然把三个儿子好端端地给送回来了。没有人质在皇帝手里,也不用再去京城,朱棣的身体按说应该好起来啊,怎么又病了?
朱棣装病确实是为了逃脱被扣留的命运,但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朱棣需要时间,他要用装病来拖延时间。十几万人的军队还要再多加调教,将士们的衣
食粮草也要去四方筹措,包括作战计划、行军路线、情报的收集,这些,都需要时间,大把的时间。他朱棣不是神仙,不能一股作气就把几十万人,所有事情一瞬间
安置妥当。这些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来,慢慢来。
毕竟这是造反,不是狩猎,更不是肃清边疆。后面两件事都可以由朝廷支持,钱多的是,花起来也不心疼。可造反不一样,这是一条不归路,从走上的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不能回头的命运。不成功,便成仁。如果不能仔细筹划,就会一步错,步步错,朱棣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时间从哪儿来,只能靠装病来欺上瞒下,装病朱棣还觉得不够真,索性装起疯来。一时之间,整个北平的人都知道了,堂堂大明王爷朱棣,疯了。
这个消息可不是朱棣府中人放出来的,传点儿假消息,未必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这场戏,一定要朱棣亲自上场。最开始,疯子朱棣在大街上大呼小叫,专找人多
的地方闹,扯扯这个的衣服,拉拉那个的头发,人们一看是王爷,也不敢跟他较真,接着,朱棣变本加厉,到了饭口就直接闯进人家家里,抓过桌上的饭菜就吃,根
本不跟你客气。被闯人家也无可奈何,人家是王爷,平时见都难见到一面,能到你家吃饭是看得起你,虽然这个时候的王爷不太正常。
吃饱喝
足了之后,朱棣还不消停,走到集市上,随便找个地方一窝,一睡就是一整天。这样的行为,知道的,是王爷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来的要饭的。确实,朱棣
疯病的所有表现,都和乞丐没什么区别。有些人看到朱棣这个样子,只能背地里叹息。生在皇室又怎么样,说疯就疯了,泼天的富贵,又有什么用?
就这样闹了没几天,朱棣疯了的消息就传到了张昺、谢贵的耳朵里。这两个人开始还不信,为了一探虚实,这两个人决定亲自登门探病,人到底疯没疯,一试便知。
就在这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商量怎么试探朱棣的时候,一进门,眼前的一幕就让他们惊呆了。
那时正值六月,盛夏时节,待着不动都能出汗,天热的让人觉得扒了皮都不够凉快,可朱棣居然裹着个棉被,拥着个火炉,在二人面前烤火!
就在两个大臣还没缓过劲来,朱棣又加了把劲儿,哆哆嗦嗦地说了一句:寒甚!
疯了,绝对疯了!朱棣居然披着棉被,烤着火,还说冻死我了!张昺和谢贵当时就决定,不用试探了,如果这样还不叫疯,那就是他们俩疯了。
张昺和谢贵问了几句病就马上离开了,再不走,屋里那个大火炉就能把他们俩烤疯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也没来得及看清朱棣难挨的表情和脑门上颗颗的汗珠。
回去之后,两个人立刻上书朝廷,表明朱棣的现状,特别声明朱棣确实是疯了。皇帝看了,稍微放下心来。看来这个叔叔,也不过是外强中干。
皇帝那儿刚放心没几天,张昺和谢贵就被葛诚当头棒喝了一下,这个间谍反水之后倒是对皇上忠心耿耿,由此可见建文帝的怀柔政策效果卓著。葛诚告诉这两位大臣,说燕王本无恙,公等勿懈。燕王根本就没疯,你们可千万别掉以轻心啊。
收到这个消息后,齐泰立刻作出反应。他做了详细的部署:即发符遣使,往逮燕府官属,密令谢贵、张昺图燕,使约长史葛诚、指挥卢振为内应。以北平都指挥
张信为燕王所信任,密敕之,使执燕王。。这个计划其实很详密,首先,派人持逮捕令,前往燕府逮捕所有的官属。同时,命令谢贵、张昺
继续监视燕王,让葛诚、卢振作为内应,一旦有所行动,可以里应外合。最后,把逮捕燕王的任务,交给了张信。
但这个决定,直接导致了整个行动的失败。因为张信,是燕王的旧部下,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了一个并不可靠的人,齐泰这步棋,走得太臭。
张信接到任命后,十分的为难,毕竟自己是燕王的部下,按道理应该站在王爷这边。可是,如果真的把事情告诉朱棣,也就意味着自己抛弃了朝廷,走上了反贼的
道路,这个选择,不好做。好在,有一个人替他作了决定,这就是张信的母亲。老人家听说儿子要去逮捕燕王,居然大惊失色,教训他说:不可。吾故闻燕王当有
天下。王者不死,非汝所能擒也。燕王哪是你能捉拿的,那是会得到江山的人,是真龙天子,你可不能糊涂啊。
这个老太太的言论很值得推敲,她怎么会知道朱棣能不能坐上江山?很简单,朱棣想要起兵,就必须做好舆论工作,要让百姓支持他,就只能说自己身负天命,是潜龙在渊,有朝一日一定会一飞冲天。一个老太太,对这些最信了,也多亏她信,救了燕王一命。
张信很听话,被母亲教训后,立刻决定帮助燕王。他马上赶往燕王府,没想到燕王根本就不见他,不得已,只得乘妇人车,径至门求见,这才得到被接见。
进门后,张信跪在床前,许久都没听到王爷的问话,一抬头,看王爷还在那儿装疯。张信没办法,只好说:殿下无尔也。有事,当以告臣。王爷您别装了,我有急事要禀报。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