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清除异己,慎变祖制

他,革旧鼎新,疏通京杭运河,编撰永乐大典;他,建立了世界第一大舰队,开通海上贸易,建巨型舰队出访海外,与世界各国沟通。是的,从振兴大明朝廷的
角度分析,朱棣是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在大明的历史上,凡是影响后世的历史功绩,几乎都出自朱棣之手,他是一位功勋卓著的皇帝。
明成祖称帝之后,对建文帝旧臣进行了疯狂的杀戮。尤其是他的所谓诛十族和瓜蔓抄,手段极为残忍,在历史上颇有影响。
建文四年六月,朱棣攻陷京师,清宫三日,对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一大批忠于建文朝廷的文臣武将用尽极刑。兵部尚书齐泰和太常寺卿黄子
澄,都是洪武进士,共参朝政,他们由于建议削藩而招致亡族惨祸。当时,黄子澄被列为首恶中的第一人。明成祖亲自审问,黄子澄守节不屈。明成祖大怒,命
将他宗族老少65人、妻族外亲380人全部带至,一时哀号震天。明成祖命他将自己的罪过写于纸上,他奋笔写道:
本为先帝文臣,不职谏削藩权不早,以成此凶残。后嗣慎不足法。
明成祖见此极为恼怒,立命将他的双手砍去,接着又说道:汝虽未入岛夷,足迹已至海上。遂命再将他的两足砍去。这时的黄子澄已手足全无。并当即被磔杀。他一家人不分老少,全被斩首,姻亲都被谪戍边疆。
因黄子澄曾躲藏在致仕的袁州知府杨任家中,杨任受到株连,亦被磔杀,两个儿子也被斩首,亲属谪戍边疆。建文遗臣中有许多人惨烈死去。尤其令人目不忍睹的
是,他们的妻女也受到百般凌辱。例如,黄子澄的妹妹和齐泰的一个姐姐、两个外甥媳妇都被发往教坊司,在那里被任意凌辱,有的还生了孩子。这些女子都被刺了
字,在教坊司被人任意糟踏。
齐泰常骑白马,为了避免别人认出他来,就将马用墨涂黑。马走了稍远路程后出汗,墨迹便掉了,有认出他的马的人说:这是齐尚书的马,齐泰因此被捕。
在明成祖屠戮建文遗臣过程中,最惨烈、被明成祖诛十族的,就是方孝孺了。
方孝孺是建文帝最亲近的大臣之一,建文帝对他十分尊重,言听计从。方孝孺视建文帝为知遇之君,忠心不二。金川门之变后,方孝孺拒不迎降,闭门不出,并为建文帝穿丧服,昼夜啼哭。
明成祖召用他,他不肯屈从。被强迫着来见明成祖时,他身着丧服,当廷号哭。明成祖从殿上走下来问道:先生无自苦,予欲法周公辅成王耳。方反问道:
成王安在?成祖道:彼自焚死。方问:何不立成王之子?成祖道:国赖长君。方说:何不立成王之弟?成祖道:此朕家事。成祖一边说,
一边示意左右,让他们把笔札交给方孝孺,并说:诏天下,非先生草不可。方孝孺投笔于地,且哭且骂说: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成祖按捺着火气道:即
死,独不顾九族乎?方孝孺以更大的声音答道:便十族奈我何!成祖顿时大怒,恨其嘴硬,立命左右将方孝孺的嘴割破,直割到两耳,复下狱中,大捕其宗族
门生。每逮系一人,就让他到方孝孺跟前,让方孝孺看一看,但方孝孺却连头都不回。
明成祖这时也横下了一条心,除诛方孝孺九族外,将其朋友门生又列为一族,共称所谓十族。当差役奉诏逮系其妻郑氏时,郑氏和诸子已自缢而死。受此案株连被逮系的人甚多,仅被磔杀于市的即达873人,谪戍荒徼者不可胜计。
方孝孺最后受戮,磔杀于聚宝门外。他就刑时气宇轩昂,并留下《绝命词》一首:
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 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猷。 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
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 呜呼哀哉,庶不我尤!
方孝孺有两个女儿,都还年轻,尚未婚嫁,被逮系至京时,二人联袂投秦淮河而死。
在方孝孺之前,中国没有所谓诛十族之说,最重的也只是诛九族,这种株连已是极为残暴了。历代从来未把朋友门生作为一族,株连到他的朋友门生。明成祖竟诛方孝孺十族,确是空前绝后的残暴!
朱棣割兵部尚书铁炫耳鼻,令其自食,还将他投进油锅中烫死;灭户部侍郎卓敬三族;令礼部尚书陈迪食子鼻舌,且族诛180余人;对刑部尚书韦暴昭,先弄断
了他的牙齿,又将他的手足砍断,最后砍断了脖子;御史大夫练子宁不屈,族诛151人,有几百人被贬官或发配边疆。次月,御史大夫景清,为报仇绯衣怀刃入,
事泄,被磔于市,夷九族,先人的坟冢被挖开不说,又到他家乡去搜罗同他有关连的人,称之瓜蔓钞,村子被夷为平地。后又有邹谨之案,诛戮甚惨,其妻女或
送教场司,或送兵营任士兵奸宿,手段极其残忍。燕王在朝中以此清除异己,消除了隐患,为自己登基和国家稳定打下了坚实基础,但是也杀戮了一批正直之士,对
士风破坏很大。
明成祖屠戮建文遗臣既残酷,株连面又宽,不知有多少人含冤死去,这件事是明成祖一生的一块大心病。以致他后来时常为自己的残暴而忏悔。
建文四年七月一日,朱棣在南郊隆重地行完祭祀天地的仪式后,回到奉天殿,诏令当年六月以后,仍旧使用洪武三十五年作为纪年,次年为永乐元年。革除建文中所更改的祖宗成法,一切恢复旧制。七月三日,又诏令用洪武制替代建文时更定的官制。
九月四日及第二年五月,朱棣两次大封靖难功臣。建文四年十一月十三日,朱棣将妃徐氏册立为皇后。在恢复诸王爵禄后明成祖暗
中开始削藩,让在边塞要地称王的迁徙回内地,减少诸王的护卫,同时把诸王对将帅、卫所军的节制指挥权收了回来;重申不许诸王擅役军民吏士的禁令;对地
方事务不可过问,对犯有过失的诸王,先书面警告,不改的话再加以惩罚,仍旧不改就废为庶人或加以惩治。这一策略的实施较建文帝更隐蔽,也更从容,收到了削
藩效果又不致酿成祸乱。
永乐元年,北平被改为北京,设北京行部诸衙门,将大宁都司迁到了保定。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