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异之先生忆抗战初期的第一次长沙会战


时间:2013-04-18 12:32:55 来源:不详

第一次长沙会战,又称湘北大战,在抗日战争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1994年我在中央统战部华文出版社工作时,常到覃异之将军府第,帮助整理回忆录,以下便是由覃异之将军口述的第一次长沙会战略记。

覃异之[注:
中国国民党爱国将领,毕业于黄埔军校二期。抗战时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和长沙会战,新中国成立后担任水利部参事室主任、全国政协常委、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等职。]先生忆抗战初期的第一次长沙会战[注:
长沙会战是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队曾与侵华日军在湖南长沙进行过三次大规模的激烈攻防战,史称为“长沙会战”,或称“长沙保卫战”。]覃异之先生忆抗战初期的第一次长沙会战

武汉沦陷后,中国军队在长江南岸的第九战区所属部队逐步向湘、粤、赣交界地区转移。由于当时长沙已是保卫西南大后方各省的前哨重镇,因此,为了稳定湘北局面,保卫长沙,我军决定在长沙北郊与敌决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又称湘北大战,在抗日战争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1994年我在中央统战部华文出版社工作时,常到覃异之将军府第,帮助整理回忆录,以下便是由覃异之将军口述的第一次长沙会战略记。

1939年8月中旬以前,敌人在岳阳、临湘、通城一带的兵力约一个师团,分散在岳阳、通城之间和铁路两侧,占领据点,构筑工事防守。当时覃异之的第195师的部署是:将刘平的565旅放在左翼,并在新墙河北岸的比加山构筑前进据点,以一个营的兵力防守;将刘一华的566旅放在右翼,并在新墙河北岸的草鞋岭构筑前进据点,也以一个营的兵力防守;补充团作预备队。

一武汉沦陷后,中国军队在长江南岸的第九战区所属部队逐步向湘、粤、赣交界地区转移。wwW.LSqN.Cn由于当时长沙已是保卫西南大后方各省的前哨重镇,因此,为了稳定湘北局面,保卫长沙,我军决定在长沙北郊与敌决战。

在这期间,为了支援岳阳、临湘二县的地方政府,第195师又补充地方团队枪支弹药,彼此相互配合,协同对敌,常常派小部队深入岳阳、临湘敌后,经过侦察选定目标,专打敌人的小部队及巡逻队,把敌人的小据点拔掉。对敌之大据点进行袭击,破坏铁路、通讯设施,开展游击活动,颇有俘获。特别是金雄的便衣大队对敌人后方联络线以巨大威胁,驻扎在平江的第79军也派出部队开展游击活动,使敌人防不胜防,有的小据点干脆放弃,龟缩在大据点内不敢出来。

1939年8月中旬以前,敌人在岳阳、临湘、通城一带的兵力约一个师团,分散在岳阳、通城之间和铁路两侧,占领据点,构筑工事防守。当时覃异之的第195师的部署是:将刘平的565旅放在左翼,并在新墙河北岸的比加山构筑前进据点,以一个营的兵力防守;将刘一华的566旅放在右翼,并在新墙河北岸的草鞋岭构筑前进据点,也以一个营的兵力防守;补充团作预备队。

由于在新墙河北岸设了草鞋岭和比加山两大据点,便起到了掩护主阵地的重要作用,像钉子一样,成为敌人行动的障碍,这样一来,敌人便不得不想办法来对付我军了。二1939年8月中旬,敌人逐步向岳阳、临湘、通城一带增加兵力,临时集结共计约十万陆海空侵略军,日军的总指挥为畑俊六。覃异之后来回忆说,当时我第15集团军总部判断敌人可能在湘北一带农村收割稻谷以后,利用田间无水,便于战车、炮兵、机械化部队活动时,向我军发动攻势。因此第15集团军总部的意图是欲在新墙河一带和南江桥附近阵地先给敌人以打击,然后逐步诱敌至汨罗一带集中兵力歼灭之。

在这期间,为了支援岳阳、临湘二县的地方政府,第195师又补充地方团队枪支弹药,彼此相互配合,协同对敌,常常派小部队深入岳阳、临湘敌后,经过侦察选定目标,专打敌人的小部队及巡逻队,把敌人的小据点拔掉。对敌之大据点进行袭击,破坏铁路、通讯设施,开展游击活动,颇有俘获。特别是金雄的便衣大队对敌人后方联络线以巨大威胁,驻扎在平江的第79军也派出部队开展游击活动,使敌人防不胜防,有的小据点干脆放弃,龟缩在大据点内不敢出来。

1939年9月上旬,湘北正面敌人突然向我新墙河阵地发动攻击,重点指向第52军右翼第195师,我草鞋岭据点首当其冲,与敌激战一天,将敌打退。我比加山据点左翼靠近铁路,对敌威胁甚大,故敌人又转而攻我比加山据点。

由于在新墙河北岸设了草鞋岭和比加山两大据点,便起到了掩护主阵地的重要作用,像钉子一样,成为敌人行动的障碍,这样一来,敌人便不得不想办法来对付我军了。二1939年8月中旬,敌人逐步向岳阳、临湘、通城一带增加兵力,临时集结共计约十万陆海空侵略军,日军的总指挥为畑俊六。覃异之后来回忆说,当时我第15集团军总部判断敌人可能在湘北一带农村收割稻谷以后,利用田间无水,便于战车、炮兵、机械化部队活动时,向我军发动攻势。因此第15集团军总部的意图是欲在新墙河一带和南江桥附近阵地先给敌人以打击,然后逐步诱敌至汨罗一带集中兵力歼灭之。

1939年9月中旬,在岳阳、通城一带之敌,分三路向我第15集团军进犯:一路由粤汉铁路正面继续向我新墙河之线第52军阵地攻击;一路由湘鄂公路南下,向我南江桥方面第79军阵地攻击;另一路在海空军掩护下,企图在湘江、汨罗河交汇处的三角洲营田附近强行登陆,威胁我军侧背。

1939年9月上旬,湘北正面敌人突然向我新墙河阵地发动攻击,重点指向第52军右翼第195师,我草鞋岭据点首当其冲,与敌激战一天,将敌打退。我比加山据点左翼靠近铁路,对敌威胁甚大,故敌人又转而攻我比加山据点。

第15集团军根据原定作战计划,决定在新墙河至南江桥一线给敌以迎头痛击,随即向汨罗河南岸逐步转移,诱敌至汨罗河南岸集中兵力歼灭之。

1939年9月中旬,在岳阳、通城一带之敌,分三路向我第15集团军进犯:一路由粤汉铁路正面继续向我新墙河之线第52军阵地攻击;一路由湘鄂公路南下,向我南江桥方面第79军阵地攻击;另一路在海空军掩护下,企图在湘江、汨罗河交汇处的三角洲营田附近强行登陆,威胁我军侧背。

接着,敌人又增加兵力向我第52军新墙河阵地发动全面攻势。很明显,敌人的主攻是指向铁路正面。在激战中,我守军虽以坚固的工事进行了顽强的阻击,我左翼第2师阵地荣家湾于9月19日被敌人突破。在这紧迫关头,我第195师决心把主力向进攻之敌反击,以增援第2师战斗。于是,便主动放弃草鞋岭据点,将全师主力迅速集中到金井附近,占领阵地,并将566旅摆在第一线,以565旅作为侧击的准备,追击进犯之敌。敌人发现在此突然受阻,以为遇上我军主力,便停止前进,调过头来专门对付第195师,覃异之便令从敌人的侧背对正向铁路进犯之敌还击,以力量压倒敌人,并令比加山据点继续与敌人保持接触。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