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叔虞是晋国始祖 却为何失去了在晋祠的主神位?

原标题:吴铮强·寻宋晋祠:叔虞失位与圣母苍白的脸

晋祠位于晋源镇西南10里,背靠悬瓮山,前临晋水,自唐代以来就是中国北方的着名风景区。关于晋祠的最早记录出现在郦道元《水经注-晋水》中: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同一时期的《魏书-地形志》也提到晋阳西南有悬瓮山,一名龙山,晋水所出,东入汾,有晋王祠。可见,晋祠最早是祭祀晋的始封之主唐叔虞的祠堂。晋祠的主神在宋以前一直都是唐叔虞,直到宋太平兴国九年的《新晋祠碑铭并序》中,唐叔虞的位置也没有动摇。但几十年后,昭济圣母突然出现,将唐叔虞从主神位上挤了下去。到了嘉靖四十二年,高汝行主持重修晋祠时,在圣母殿南侧又建了一个梳妆楼,楼中坐瓮女神就是后来的水母。

   一、圣母是谁?

晋祠

都说地上文物看山西,晋北的寻宋之旅主要围绕古建筑展开,行程中宋代建筑比比皆是,包括中学语文课本上就读到过的晋祠。

关于唐叔虞,《史记-晋世家第九》中记载,邑姜梦到天对武王讲:余命女生子,名虞,余与之唐,后来邑姜生子,手中有文虞字,便取名为虞。武王崩,成王立,唐地反叛,被周公诛灭。成王年幼时曾与叔虞戏耍,削桐叶为珪,交给叔虞,说道:以此封若,史官听到后,请成王择日立叔虞。成王说:吾与之戏耳。史官说: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于是就把叔虞封到了唐。因唐地有晋水,叔虞子燮改国号为晋。这就是着名的剪桐封弟的故事。

晋祠,文物遗迹繁盛精妙,历史底蕴深厚丰沛,无不令人欢喜赞叹。然而参观圣母殿泥塑,又现场确认圣母殿与叔虞祠的方位关系之后,我便无从排遣心中的困惑与惶悚,寻访古迹的兴致似乎也败坏了许多。

宋代之前,晋祠就是指唐叔虞祠,而且其位置就在今日之圣母殿。《水经注-晋水》载: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宋太平兴国九年赵昌言撰《新修晋祠碑铭并序》载:况复前临池沼,泉源鉴澈于百寻;后拥危峰,山岫屏开于万仞。整个晋祠内,唯有今日之圣母殿的位置能够符合这两个文献的描述。到了元代至元四年弋彀撰《重修汾东王庙记》时,唐叔虞祠已经改在今日坐北朝南的方向上了。唐叔虞究竟为何失去了在晋祠的主神位?

那是2015年10月17日,圣母殿前热闹非凡,让人心神不宁,左侧王琼祠倒显得更古朴宁静,我和老沈流连于王琼祠前600余年的雌雄银杏树,在数百平方米翠绿明黄相间的树冠下反复举起相机,差不多耗去了游览晋祠将近一半时间。现在回想起来,这似乎是为了更真切地体味晋祠中阴森压抑的氛围。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唐叔虞其实是一个有前科的神。隋大业十三年,李渊任太原留守,郡丞王威、武牙郎将高君雅为副,时逢隋朝江山风雨飘摇,狼烟四起。是年,马邑校尉刘武周据汾阳宫举兵反隋,李渊与王威、高君雅商议将集兵平叛,此时李渊已早有夺取天下之心,于是命李世民与刘文静及门下客长孙顺德、刘弘基去招兵买马,不到半个月,李世民便募集了一万兵马,李渊又遣密使召建成和元吉二子来到太原。王威和高君雅见形势不对,唯恐李渊造反,便想借请李渊赴晋祠祈雨的机会拿下他。晋阳乡长刘世龙得知此事,密告李渊。五月,李渊将此二人斩首之后,在唐叔虞祠下誓师,第二年夺取了长安。唐贞观十九年,李世民重回晋阳,次年诣晋祠,写下不朽名篇《晋祠之铭并序》,这通碑如今还保存在晋祠博物馆的唐碑亭内。唐叔虞固然没有辜负李渊的期望一路保佑他顺利地夺取了天下,但自己也背上了一个保佑造反的恶名。但如果认为赵宋朝廷是因此将唐叔虞请走的,那何以在重修晋祠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一层,甚至在太平兴国碑中,仍旧不遗余力地称颂唐叔虞泽及民生之德呢?

太平兴国四年正月,赵光义经过充分筹备,第三次下河东。四月二十日,赵光义亲抵晋阳城下,驻马汾东行营(今太原市晋源区庞家寨东北,也就是后来的平晋县所在),亲自督军日夜不息攻打晋阳。五月,马步军都指挥使郭万超降宋,城内粮草断绝,人心涣散。五月初五日,刘继元终于纳表投降。但晋阳的苦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刘继元投降之后,晋阳百姓还在继续抵抗,尤其是民间的习武组织弓箭社更是给宋军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老百姓甚至拿砖头瓦块攻击宋军。

王琼祠前银杏树

赵氏兄弟费尽心机和气力打下晋阳,本就怒火难平,百姓的抵抗更是火上浇油。赵光义大骂晋阳人是盛则后服,衰则先叛的顽民,竟然下令将晋阳所有百姓驱逐出城,在五月十八这一天,一把大火将千年古城化为灰烬。老幼不及出城焚死者甚众。第二年,赵光义再次引汾、晋二水灌晋阳废墟,终于连废墟的痕迹也没有留下。宋朝将太原府治移到北面20公里的唐明村,也便是现在的太原市,同时在汾东行营边上筑起一个周边不过四里的小城平晋县,禁止当地百姓返回晋阳故城居住,并将赵光义指挥作战时驻扎过的行营改建为统平寺,后来真宗赵恒将其改名为崇圣寺,立崇圣寺碑铭并序碑于寺中,夸耀其平定北汉之功。

我所观赏过的宋(金)代彩绘造像中,圣母殿侍女彩塑似非上佳之作。论形象之逼真、神态之微妙、造型之生动、题材之丰富、想象力之张扬,均不能与济南灵岩寺罗汉塑像、苏州紫金庵罗汉塑像、大足宝顶山石刻造像或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塑像相提并论。无论之前阅读图片还是这次现场观赏,总觉得圣母殿侍女塑像单簿、呆板,算不得有多高的艺术成就。当我带着“真有这么精彩吗”的质疑端详这些侍女时,意外被一种情绪感染。圣母或侍女的面部,多是脸色苍白,眉毛倒挂,双唇紧闭,目光有些呆滞,即使偶有礼貌式微笑,这组塑像总体上也显得过于冷漠了。退至殿外,两座精美而威武的力士像同样是冷漠愁苦的表情,甚至为整个晋祠营造了阴森古怪的氛围。神殿中的塑像为何以这种面目示人呢?这背后似乎隐藏着极端苦楚的心境……

赵光义攻下晋阳之后,还仿照李世民的《晋祠之铭并序》在晋祠立了一通新修晋祠碑铭并序碑,俗称太平兴国碑。传说这块碑的碑文被当地人逐字逐句地凿掉了,现在晋祠胜瀛楼下立着一通光秃秃的无字碑,据说就是当初的太平兴国碑。太原县从明至清共五个版本的县志,只有嘉靖《太原县志》录了这通碑文,其他县志对此只字不提。而唐叔虞也正是在北汉被征服之后的最初这段时间被请出了正殿。

圣母塑像

力士像

除了那些冷漠的神情之外,晋祠同样让我感受郁闷的是,圣母殿竟然是主殿。晋祠难道并不是为奉祀唐叔虞而兴建的?用封建士大夫的说法,这究竟算正祀还是淫祠?用史学工作者的思维来表述,这其中又有多少次对历史的篡改?晋祠的格局很奇特,以圣母殿为主殿,整个祠庙建筑群坐西面东,背靠天龙山,面临智伯渠。自晋祠大门而入,经水镜台、金人台、对越坊、献殿、渔沼飞梁而至圣母殿。唐叔虞祠主干道的右侧,虽然坐北朝南,但其实是一个以关帝庙、玉皇阁为核心的道教建筑群,叔虞祠与文昌宫分居两侧。道教建筑的对面即主干道的左侧,则有三圣祠、晋溪书院、太原王氏宗堂,可以归为儒家建筑群。圣母殿的西北角则又有水母楼,为圣母殿增添了浓厚的民间祠庙色彩。在这三组建筑君以南、留山湖再远的奉圣禅寺,也包括在晋祠博物馆之内。这样,整个晋祠景区出现了民间信仰统领儒、释、道三教的古怪格局,让人摸不着头脑。

圣母殿

唐叔虞祠

晋祠之旅在我头脑中打下了无数问号,叔虞与圣母孰先孰后、孰轻孰重?那脸色苍白、形容枯槁的圣母究竟是谁?后来查阅资料我才知道,我的问题正是学界长期讨论的未解之谜,圣母是叔虞的母亲邑姜的说法,可能是明清士大夫对叔虞不居主殿的遁词,不少学者认为圣母居主殿其实是对叔虞的鸠占鹊巢。然而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二、晋阳城在哪里?

在游览晋祠一个月后,周浩执导的纪录片《大同》(又名《中国市长》)荣获第52届台北金马影展金马奖最佳纪录片。这部曾在BBC播出的纪录片将镜头对准了时任(2008-2013)大同市长的耿彦波。豆瓣网这样介绍这部作品:

曾经繁华的中国都市大同市,如今屹立在一堆废墟的旁边。这座城市不仅污染严重,还因其陈旧的基础设施和摇摇欲坠的经济前景而濒临瘫痪。但大同市长想要改变这一切,他大胆地宣布了一项试图重塑昔日的辉煌的新计划,要知道这座城市的文明已经有1600年了。然而,伴随着这项计划的是非常高的成本。数以千计的房屋被推倒,50万居民(占大同市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将在他的打理下被重新安置。这位市长成功与否,完全取决于他是否能让愤怒的工人群体以及越来越忐忑的统治精英冷静下来。纪录片《中国市长》惊人地捕捉到了一个男人,甚至是一个国家疯狂跳跃着进入一个越来越动荡的未来的过程。

纪录片《中国市长》海报

2013年,耿彦波调任太原市长,“耿拆拆”保护文化遗产的故事又在太原市上演。我们寻宋时太原市南郊农田之中的晋源街道算是一个凌乱的市镇吧,格局尚存的明清城墙正在重新修缮,雄伟的城门重新拔地而起,与之相随的还有“明太原县城保护开发是改善居住生产生活条件的唯一出路”等拆迁标语,让我们真切领略了耿市长的风采。

晋源街道

重修中的城墙

坐落在今天晋源街道的明清太原县城始建于明代初期,与宋史毫无关系。2500年前就已兴建的晋阳古城在晋源街道稍北的古城营村。979年宋太宗灭北汉并彻底毁灭晋阳城之后,在他的驻跸地、晋阳城东偏北约二十里、今天马练营村附近重建的平晋城,面积不足晋阳城的二十分之一。不久宋太宗又令潘美在晋阳城北四十里处的唐明镇新建一座府城,即今太原市。这样,晋阳或太原就形成了不同时期的四个城址。

9晋阳城址

晋阳古城遗址即古城营村最值得寻访的古迹当数晋源二中校园内的阿育王塔(惠明寺舍利塔)。这座覆钵式宝塔号称是中国十九座舍利塔之一,虽然现存塔身建于明代,但宋太宗毁晋阳城之后的宋真宗、神宗时代该塔已经三次重建,最早更可以追溯到隋文帝二年(602),可能是与晋阳古城直接相关的唯一地上建筑。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