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洞庭最难在岳阳:78岁的老党员巡堤查险30年

新华社北京7月27日电 题:高温下的坚守——南方多省抗洪防灾直击

­  三湘四水汇洞庭,八百里洞庭湖水最终从湖南省岳阳市城陵矶入长江。湖南防汛抗洪,当前最难是岳阳。

我国南方暴雨刚走,高温就来。虽然,江河水位较前期降低了不少,尽管水退了很多,但经过多天洪水浸泡的堤坝,土质松软,更容易发生坍塌,出现险情。顶着炎炎烈日,在南方多省的河堤上,众多的人在巡视着、坚守着、防护着。

­  入汛以来,岳阳市雨量大、雨势猛,水位高、持续久,险情重、隐患多,灾情重、损失大。危急关头,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的果断决策和周密部署下,在国家防总、水利部的科学指导下,岳阳人民夜以继日,巡大堤,排险情,谱写了一曲慷慨激昂、可歌可泣的抗洪壮歌。

湖南新华垸:“烘烤五分钟,流汗两小时”

­  方国栋:防汛一线见“初心”

烈日当空,暴晒下的救灾帐篷里,蒸笼一样潮湿闷热,防汛值守队员开玩笑说“烘烤五分钟,流汗两小时”……这是溃口发生后第17天的湖南省华容县新华垸,尽管溃口早已合龙,当地不敢掉以轻心,38摄氏度的高温下,仍有近400人在大堤上巡逻值守。

­  “团湾水库防汛情况怎么样了?”

37岁的徐延是禹山镇巡逻抢险队的带队负责人,10日新华垸溃口后,这名退役军人紧急赶来。3天后,他带领镇里64人前来支援。近半个月来,禹山镇的队员承担起溃口堤段的值守巡逻抢险任务,64人轮班在大堤上巡逻值守,吃住全都在堤上,白天烈日炙烤,晚上蚊虫叮咬,帐篷里要点上两三根蚊香。徐延这半个月来一直没有下大堤,“任务很艰巨,都很辛苦,作为领队,我必须事事率先。”

­  7月2日上午,在临湘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防汛中负伤的团湾水库管理所副所长方国栋还在牵挂当前的防汛工作。

27日,进入二伏,湖南省绝大部分地区进入“烧烤”模式,局部气温突破40摄氏度。新华垸大堤上犹如烤房一般,禹山镇的队员们这两天接连倒下4人,全部中暑,被送到帐篷里急救。

­  7月1日下午1:30,方国栋带领班组成员4人,巡查团湾水库大坝。在溢洪道道口处,方国栋发现道口的捕鱼拦网聚集了很多植物秸秆、浪渣等堵塞物,阻碍了水库泄洪。

沿着新华垸的大堤,热浪扑面而来,每隔不远就有人在巡逻,每个穿堤建筑物都有专人值守,远处的电排正在加紧排涝。华容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张志宏告诉记者,抢险高峰时有1270人参与抢险,27日仍有352人在新华垸巡逻值守,有46人在排渍排涝。

­  团湾水库涉及附近4个镇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情况危急。方国栋马上吩咐同事胡开先和他一道下水排除堵塞物,他们穿好救生衣,顶着湍急的水流,将木筏船固定在拦网上,开始用双手和钉耙艰难地排除堵塞物。半小时过去后,堵塞物被逐一清理完毕。

记者在垸内走访,看到垸内的渍水大部分已经排出。当地干部介绍说,全镇所有18个村已经恢复供电,15个恢复供水,之前转移安置的23603人中,已经有20370人返家。

­  正回岸时,拦网的固定支点突然断裂,木筏船和方国栋被卷入水中。方国栋被洪水夹裹沿着25米高的陡峭泄洪底板一直冲到了消力池。

江西赛湖大堤:每天超千名干部职工上堤值守

­  管理所干部向伟马上拨打急救电话,并向附近群众求救。河岸附近闻讯赶来的团湾水库管理所所长刘神恕和附近群众一道,拿着柴刀、绳索、竹竿等沿河岸寻找方国栋的踪影。终于,向伟在河对岸发现了方国栋,只见他双手环抱着树枝,看上去虚弱无力,随时有被河水冲走的可能。刘神恕和村民用柴刀在荆棘中劈出一条简易便道,沿着绳子从25米高的岸上下到河边,将方国栋救上了岸,立即送往临湘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治疗。

时至中午,江西省九江市下辖瑞昌市赛湖大堤上异常闷热,地面温度超过40摄氏度,天空中不时响起几声闷雷。刚从赛湖大堤巡查回来的瑞昌市水利局农水科副科长黄泰喜走进指挥部办公室,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流。

­  目前,方国栋病情稳定,由于重摔、溺水导致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还需住院进行观察和治疗。

沿着赛湖大堤一路望去,两两结对的防汛人员仍在缓步检查坝体,有的蹲在地上查看,有的拿本记录,生怕有险情漏过。

­  今年51岁的方国栋,在团湾水库管理所工作10余年。作为一名水利行家,方国栋知道险情排查和水位数据实时监测的重要性。为了能实时掌握动态,他坚持每天多次巡堤查险,从未间断过。同事劝他休息一会儿,他总是笑着说:“没事,就当运动。”方国栋已连续多年被市水务局评为先进个人,并受到市政府嘉奖。

“大中午的不能歇会儿?”

­  徐庆九:“蛙人队长”抢险忙

“不能!半小时巡堤一次是有明确规定的。赛湖大堤曾经就有一次是在酷暑天气下发生决口。”黄泰喜毫不迟疑地给出了答复。

­  7月4日11时许,华容县藕池河北景港段建丰剅,经过3个多小时的水下摸排除险,一个渗水沙漏被防汛抢险潜水突击队的“蛙人”们成功堵住。队长徐庆九又带上装备,开着他的皮卡车,和队员们匆匆赶往百里之外的沉塌湖友谊电排摸排险情。

7月份以来,受前期强降雨和长江水位顶托影响,赛湖、赤湖水位一路攀升,先后突破警戒线。至27日8时,赛湖水位为20.8米,仍超警戒水位1.8米,目前赛湖堤已在高水位情况下浸泡26天。

­  48岁的徐庆九,看起来像38岁,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长期水下作业不晒太阳的结果。从1997年干上“蛙人”这一行,距今已有整整20年,徐庆九参加病险剅闸摸排抢险多达千次,排险成功率在90%以上。

“水位虽然呈缓慢下降趋势,但维持高水位运行的态势仍将持续一段时间。”瑞昌市水利局党组成员杜小盾强调说:“退水条件下,堤坝迎水面长期在水中浸泡,土质松软,容易发生坍塌,巡堤不仅不能有丝毫懈怠,而且还要提高要求。”

­  干“蛙人”的苦,常人无法想象。1998年7月,华容遭遇百年不遇大洪水,洞庭湖团福闸出现重大险情。徐庆九在现场数百名抢险军民的目送中,身穿40多公斤的潜水设备,潜入7米多深的闸底,再钻进3米直径的穿堤涵管30多米。找到漏水点后,冒着巨大的水压,他又一次背着40公斤的砂卵石袋往返填压堵眼。13个小时,填完整整3立方米砂卵石,成功排除险情。当年,立下大功的徐庆九在抗洪大堤上火线入党。

在近12公里的赛湖大堤上,瑞昌市每天有超千名干部职工上堤值守,坚持昼夜巡堤查险,拉网式排查,到边到角、不留盲区,确保险情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报告,第一时间处置。目前,当地已对发现的600余处险情点逐一排查除险,各类险情得到有效控制。

­  今年进入高洪水位后,徐庆九和他的“蛙人”队员连续奔波在一线抢险。截至4日傍晚,他已经和队员们往返团洲、注滋口等6个乡镇,成功排除20余个穿堤涵闸大小险情40余处。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