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闪电战和苏联大纵深,谁更厉害?(一个是为了避免战略上的持久战,一个是为了战役的突破)

图片 11

图片 1

图片 2
康布雷战役被俘获的英军坦克

原来,一战结束后,德国受到《凡尔赛和约》的限制,军队受到残酷打压,陆军人数上限还不到3个集团军(10万人),空军和海军更是名存实亡。英法集团还羞辱性地在德国境内设置了许多“军事缓冲带”,自己可以大摇大摆地驻军,德国平民误入都要遭到审判。德国的盟友奥匈帝国又遭受解体,一个昔日的陆霸级强国沦落到这份儿上,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开战前,盟军无论军队人数、坦克、飞机和重炮数量都多于德国,法国坦克除机动性外的主要作战性也优于德国。但德军在最出乎法国意料的阿登集中了七个装甲师的优势兵力,派出了最优秀的装甲指挥官古德里安和隆美尔,将德国III型、IV型坦克的机动性发挥到极致,一天推进30-60英里(相当于48-97公里)。这个速度远高于此前一代任何军队的速度,令英法军队猝不及防。

原标题:德军军官因一发明在苏联受尽嘲笑,8年后险些亲手摧毁苏联

1935年苏军正式提出大纵深作战理论。其实质是用航空火力和火炮压制敌军防御全纵深,步兵为主的第一梯队在选定方向上突破防御战术地幅;然后将坦克为主的快速集群投入交战,迅速向敌军纵深挺进,将战术突破发展为战役突破。

这次演习让古德里安心中萌生出了后来名噪一时的“闪电战”的雏形,当时的他穿着苏军军服,激动地将自己的“发现”写成报告,提交给长官。令他没想到的是,无论长官还是同学,都对古德里安冷嘲热讽,认为这样的作战方式华而不实,根本没有实战性。

 

责任编辑: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德国突破了《凡尔赛条约》的军备限制,开始大力发展装甲力量。二战前夕,德国拥有六个装甲师、四个轻装师和四个摩托化步兵师,共约2500-2900辆坦克。战术手段和武器装备基本就绪的德军,只差在战争中验证闪电战了。

图片 3

1927年,德国还没有一辆坦克,英国已经有了试验性的装甲旅部队,但由于坦克在军事训练中失败、观念保守、经济不景气,以及更多力量投入到海军和空军,英国并没有大规模扩充坦克部队,而主要是将步兵全面摩托化。

二战爆发后最初一段时间里,德军凭借一手精妙的闪电战术几乎征服了整个欧洲。此时多数国家仍笃信“以守代攻”的作战策略,战术僵化滞后,在擅长进攻的德军面前显得束手无策。尤其是当坦克成为“陆战之王”后,德军更是如鱼得水,在部队机械化的过程中,德军之中出现了一批卓越的指挥官,这其中就有一个我们不得不提的名字——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值得一提的是,德军的闪电战术固然精妙,但真正称得上霸道的战术恰恰就在苏联。苏俄内战结束后,在以图哈切夫斯基为代表第一批苏军传说级军事家的努力下,苏军总结出了一套以大兵团或集群为单位作战、通过连续的打击彻底摧毁敌人的强悍战术,这便是我们熟知的“大纵深作战理论”。“大纵深”在强调进攻的同时也注重防御,配合苏军强大的实力,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弱点。非常不巧的是,图帅等一批军事家死于非命,该理论后继无力,“大纵深”渐渐失去了“纵深”,变得又大又笨。

 

古德里安为人正派,虽然效力于元首,但对纳粹那一套十分厌恶,他也因此“仅仅”当了个陆军大将。不过,虽然是一名较为传统的军人,但其军力思想却一点都不传统。从某种角度来说,古德里安师从苏联。

1944年后,苏军进入大反攻阶段。德军有经验的一线作战人员、战略预备队和武器装备在东线都已严重削弱。苏联军工产量与日俱增,坦克集团军、突击集团军大量组建。苏军甚至独创了炮兵师和炮兵军这样的兵种,可集中使用上千门火炮、迫击炮和火箭炮,为苏军大规模进攻提供最主要的火力准备、掩护和支援。

不过,古德里安在苏联是可没机会接触尚在孕育的这种“高端军事理论”,他在军校中学习的都是诸如“炮兵射击,骑兵冲锋,步兵占领”这样传统的苏军战法。时间一久,古德里安就感觉这样的战术漏洞太过明显,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在一次夏季联合兵种演习中,古德里安别出心裁地指挥着搭载1个步兵班的装甲车对假想敌展开进攻。他下令装甲车火力全开吸引对方注意,同时命令步兵从背后包抄,一举歼灭敌军。

不过,德军也从基点式防御转向构筑火力绵密、纵深梯次配置的阵地。因此,即使有强大炮火支援,苏军负责突破的第一梯队也要在快速集群的(部分)坦克配合下,才能在一天内突破德军防御战术地幅,因此会导致坦克损失,这就在一定程度削弱此后快速集群在战役纵深的推进能力。

巧的是,彼时隔壁的苏俄也不太好受,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苏俄遭到英法等国的极端仇视。苏德两国同病相怜却又一拍即合,于1926年10月在莫斯科签订协定,由德国提供技术,帮助苏联培养人才;苏联则提供土地和军工厂,秘密为德国训练军队,生产坦克。随后,两国共同建立了一批军校,作为年轻的优秀军官,古德里安获得了到苏联深造的机会。

 

图片 4

与英法空军主要负责战略空炸、摧毁战略资源、瓦解军事经济潜力以及打击士气不同,德国拥有近距离空中打击的战术轰炸机(比如“斯图卡”)。30年代晚期的多次演习中,德国的战术轰炸机已是闪电战的重要组成部分,负责全纵深打击敌军防御阵地,瘫痪其后勤补给交通线,甚至阻止预备队开进。

图片 5

1942-1943年的冬季,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展开反攻。在德军防御的薄弱地区,苏军突破的兵力至少高出德军一倍。1943年之后的进攻战役中,苏军进攻力量大大增强,突破地段上的兵力、火炮、坦克、飞机都是德军的数倍。

图片 6

英国和法国最终赢得了一战胜利,但战后两国主流战争观念保守,对以坦克为核心的进攻战术忽视迟疑。德国一战时完全忽略坦克,战败后反思却远比英法深刻。德国的闪电战在二战初期崛起,迫使苏联开始拾起以前的大纵深理论。

1933年,纳粹上台,德军开始疯狂扩军。随着德国的实力提升,苏德之间的许多合作都宣告暂停,位于喀山的装甲兵学校也停办了。古德里安回到德国后,立刻将自己的理论付诸实践。苏联人恐怕想都不敢想,仅8年后,这个曾被自己嘲笑得一无是处的“学生”回来了。只不过,这次他不是来学习的,而是带着无坚不摧的百万雄师,一路攻到了莫斯科城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以苏德战争的规模、强度和性质而言,大纵深作战充分发挥了苏联的潜力与能量;希特勒将德国推向了消耗战,闪电战的优势很难发挥出来。

 

苏联大纵深的起伏兴衰**

大纵深作战理论是图哈切夫斯基、特里安达菲洛夫、沙波什尼科夫、叶戈罗夫等人创建的、有着深远影响的军事理论。其中图哈切夫斯基贡献最大,他认为未来战争是长期而艰苦的工业化战争,要以坦克和飞机为主角,集中优势兵力“在主要进攻方向上坚决勇敢和大纵深广泛地运动、追击,直到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作战不可避免地是一个战役接着一个战役,一次攻击跟着一次攻击,致使敌人遭遇连续不断的伤亡”。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300万德军(3700辆坦克)和仆从国军队从1800公里的漫长战线对苏联发起突然袭击。由于苏联没有做好战争准备,士兵素质低、指挥差,武器装备陈旧,德军头几个月的进攻势如破竹。

一战后,法军强调防守远胜于进攻,迷信堑壕和堡垒,法德边境的马奇诺防线就是这种军事理念最著名的写照。虽然法国也有装甲战的倡导者,比如法国“坦克之父”埃斯蒂安以及后来的夏尔.戴高乐等人,但他们在军界比其英国同行更孤立。

对德国装甲部队的创立和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海因茨.古德里安。古德里安在一战中当过步兵营长,对僵化残酷的堑壕战有着清醒的认知和体验。1920年代初,任职摩托化运输部参谋官的古德里安开始研究、发展、完善富勒等人的坦克战理论。

闪电战和大纵深到底谁厉害**

图片 7
大纵深理论主要创始人图哈切夫斯基元帅

图片 8
海因茨.古德里安

在苏联的秋冬季节,严寒、饥饿、疲惫、燃料和弹药不足严重损害了进攻莫斯科的德军战斗力。

英法取胜而保守,德国失败而反思**

早在德军进攻最猛烈之时,苏联已在局部地区实施反击。1941年7-9月,苏军在斯摩棱斯克地区发动了三次进攻战役,进攻主力是由2-4个步兵师组成的突击集群,一个师进攻正面的宽度最多达到10-20公里。

图片 9
德国虎II重型坦克

开战仅十来天后,德军就将英法联军约四十个师包围在法国与比利时边境的敦刻尔克地区。如果不是希特勒出于种种考虑下令德军暂缓攻击,英法联军难逃被围歼的厄运。

9月底,德军已包围了列宁格勒,并推进至莫斯科外围地区,苏联西部战场的旧式坦克(主要是Т-26等)与飞机损失殆尽。德国闪电战的威力达到了最高峰。

 

 

德军闪电战的关键是速度、集中和奇袭,在航空兵和火炮部队的预先打击和掩护下,装甲师从敌方防守薄弱环节突破,然后高速向纵深腹地机动、扩大战果,阻止敌方预备队在后方建立起新的防御阵地,并与后续攻击的主力机械化步兵以及空降兵配合,实施迂回、穿插、分割、包围等战术歼灭敌军主力。

二战中后期,头号强国美国参战,盟军1944年6月开辟欧洲第二战场,陷于两线作战的德军更难以招架。1942年美国武器生产就超过所有敌国的总和,再加上苏联的产量,德国军工数量上的劣势无以复加。此外,盟国还控制世界原油产量的90%。

 

 

直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法国的坦克设计都是世界先进水平:夏尔重型坦克的火力和防护都优于德国在二战中的主力III型和IV型坦克;法军中型坦克索玛S35也是世界一流。法国人致命的问题是对坦克在陆军中的地位,以及如何组织运用坦克严重缺乏前瞻性。法国人还相信步兵是“战争的皇后”,坦克要分散配置给步兵师,是支援步兵的辅助兵种,
为引导步兵进攻充当压路机。

苏联的大炮兵主义也是战术突破阶段的重要保障,没有高密集的炮火准备以及冲击时的火力支援,苏联的战术突破必定死伤惨重,甚至功败垂成。由于火力(包括火炮、飞机和坦克)密度提高以及更灵活正确的使用方式,苏军突破阶段的人员伤亡逐渐降低。莫斯科附近反攻时,每天的人员损失率1.8%-2%,1943年库尔斯克反攻时,每天损失率1.2%,到相持阶段末期,只有0.4%-0.6%。

 

 

德国最成功的闪电战实例都是在敌国缺乏准备时,或者从防守薄弱环节发起的奇袭进攻。换句话说,德国为了避免一战那种反复拉锯的战局,力争用闪电战快速击溃乃至消灭敌军,从物质和心理上瓦解敌对国。对于波兰和法国等纵深较浅、抵抗意志薄弱的国家,德军几次重大战役胜利就能迫使其屈服。但狂妄自大的希特勒将闪电战施用于幅员辽阔、战争潜力巨大、抵抗坚决的苏联,闪电战难以为继。

苏军对大纵深的运用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苏军突破主要防御阵线后,可以在几十到一百公里的正面、几百公里的纵深上游刃有余地分割、突击、歼灭德军。但最关键的部分,仍然是战役开始快速突破德军防线的战术纵深。

 

 

考虑到自己的工业水准,苏联从建国起就奉行务实的武器研制原则:力争用最简单的部件实现最优秀的性能,武器操作简单,可大量低成本生产。这是苏联能快速建立适应大纵深作战的大兵团的原因之一。著名的T-34中型坦克就是苏联在战争中大规模量产的,共生产了6.5万辆各型T-34坦克。

因此,战争早期苏军的大纵深作战主要体现在防守上,即建立起大纵深、火力密集的防御阵地,比如苏军在莫斯科以西300余公里纵深内,建立了梯次配置的多道防御地带。装备反坦克火炮的反坦克支撑点与步兵阵地结合,形成环形防御体系,并配有密集的地雷场和高射炮兵阵地,从各个维度、方向上打击德军。符合战争要求的苏联T-34坦克也投入使用,组建起防御阵地内的反突击力量。苏军大纵深防御理念与德国在一战时发展出来的弹性纵深防御很相似。

图片 10
德国“斯图卡”俯冲轰炸机

1935年德国首批组建的三个装甲师中的一个交由古德里安指挥。这个装甲师就是一支多兵种合成的机械化部队:坦克三百辆左右(满编是561辆,但从未达到过),用于实施阵地突破;火炮力量由牵引火炮、反坦克炮和高射炮组成;装备卡车、摩托车和装甲运兵车的步兵负责肃清残敌、占领阵地;此外还有装甲侦察兵和工兵。

1917年康布雷战役,英军四百多辆坦克,在大量火炮、飞机的火力掩护下,突破了德军防御纵深8-10公里。不过,当时坦克的性能、战术以及与其他兵种的协同都不成熟,对一战战局的影响很有限。

图片 11
苏军火炮阵地

在主要突破方向上,苏军拥有150-180门火炮/千米,在难以达成突然性的地方,则每千米部署200门以上的火炮与迫击炮,同时每千米有15-30辆坦克支援步兵,战役坦克密度为50-100辆/千米。这一阶段突破成功率提高到了70%以上。

德军后勤所面对的不再是法国战场上从马斯河西岸色当到敦刻尔克170英里的距离,他们的补给线往往有数百英里,现代战争所需的成吨给养、弹药、燃料和润滑油,很难送到突进的前线。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