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海镇梧山村废除不通婚陋俗

图片 5

原标题:安海镇梧山村废除不通婚陋俗

晋江市安海镇梧山村小伙苏涛和邻村的安海镇西畲村姑娘陈红终于订婚,如今他们可以公开地手牵手,不用再顾忌、逃避村民异样的目光。因为,两个村近日终于打破了400年不通婚的历史。

图片 1

安海镇下辖的玉楼、山兜、安厝等8个自然村日前联合发布一份公告:废除400多年前先人定下各村互不通婚的陈规,让所有村民抛开思想包袱,解除陈规陋习的枷锁,自由地恋爱、结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恋爱自由,结婚自主。可在个别地方,村与村之间几百年前的历史恩怨,还在上演着棒打鸳鸯的现代《罗密欧与朱丽叶》。

据了解,梧山、西畲两村互不通婚,个中原因莫衷一是。有村民说,因梧山村此前出过官员,觉得两村门不当户不对,便严禁两村通婚。也有村民说,因梧山是大村,可能存在欺凌周边村庄的情况,最终导致两村不通婚。但因历史久远,真实原因也早已不可考,在村民间流传的只是各种难以证实的传说。

图片 2

梧山村几位老人告诉记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梧山和西畲同属一个生产大队,当时青年男女一起在林场干活,难免日久生情,但多数囿于不通婚的陈规被迫分手,即便已经结了婚的,也像背负着枷锁生活。

安海镇梧山村废除不通婚陋俗

“虽然两地只一路相隔,但往往为了避嫌而形同陌路,一些彼此相爱的年轻人曾抛下成见,向这种陈规陋习发起挑战,但往往也敌不过村里人的议论。”梧山村村委书记苏良磁说。

安海镇梧山村与附近的玉楼、山兜、西畲、丙厝、安厝、塔兜、新陈山等自然村400多年前结了一场怨,老辈人立誓老死不相往来、男女不得婚嫁,虽近在咫尺,却形同路人,历史上上演了不少劳燕分飞的悲剧。

西畲村老人会会长陈科白告诉记者,改革开放以来,为了发展经济,几个村一起做生意,比如梧山村和西畲村均经营铸造机械,打破了互不往来的历史,再加上撤点并校等,后代同在一个学校上学,交往日益密切,互不通婚的“坚冰”逐渐融化。

8个自然村之间不能相互通婚,这样的村规现在听起来很是雷人。一者,这明显违背了《婚姻法》的“婚姻自由”精神;二者,永不往来的陈规,也不符合商品经济社会的一些特征,如此陋俗的存在,必然阻碍各个村庄的发展。

“破除这条陈规陋习,卸下了村民们思想上的包袱和心中的枷锁,今后各村青年男女通婚不必再承受世俗的压力,村与村之间的联系会更加紧密。”苏良磁说。

梧山村许多村民认为,这种缺德习俗早该摒弃,但谁来挑这个头呢?经过深思熟虑,该村支部、村委会邀请玉楼等8个自然村的干部、长老在村民活动中心喝了一次茶,共同起草了一份“打破陋俗,从此通婚”的公告,年轻人为之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当地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已注意到民间关于破除部分村庄“互不通婚”禁锢的呼声,将在适当时候组织相关村村民代表召开座谈会,共同推动破除坚冰,促进双方和睦相处、友好往来,建设文明和谐的新农村。

图片 3

“废除不通婚”的公告

这个陋俗的破除,使9个村的村民卸下了几百年的枷锁,青年男女恋爱结婚再也不必承受世俗的压力,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再也不会上演。

图片 4

这样的事例,近年来在我市涌现出不少,比如内坑的白安与岐山、湖内社仔与官桥的内厝山后、深圳与井上和内林,安海镇的庵前与星塔等,但还有一些村子,几百年前的恩怨仍在打击着年轻人的爱情,比如东石镇的白沙和郭岑。

他们的包袱,何时才能卸下呢?

图片 5

其他。

“不婚”多起于清朝中后期

“现在已知的不通婚禁令,大多起于清朝中期至末期,民国时期都少有再定这种乡约的了。”泉州民俗专家傅孙义说。除了安海的这8村外,附近的桥头村、浦边村,东石的萧下村、井林村过去都有不通婚的规定。在泉州市区常泰街道华兴社区的傅姓与金龙街道一陈姓村至今也仍不通婚。

如今仍在流传的歇后语“渔儿船娶某——没轿(没叫)”,说的是在古代,居住在浮桥边和新桥边的闽越族古人与汉族人也是不通婚的。他们以捕鱼为生,只与居住在两桥边的闽越人通婚,因此,娶亲时并不坐轿子,而是坐船。因与外人联系较少,所以办喜事时,也很少邀请族外人,也就有“没叫”的谐音,意为不叫族外人参与。

傅孙义表示,除了少数因宗教和民族关系外,多数不通婚的禁令都始于清末中后期的乡族恩怨,因怨而发生的械斗事件影响广泛,赌气的先辈们才立下铁律。

乡规民约曾经有很强约束力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