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极右翼脚踹台湾慰安妇铜像这事

图片 1

原标题:日本极右翼脚踹台湾慰安妇铜像这事

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历史博物馆于22日举行开馆典礼,并举办了两座新设“慰安妇”雕像的落成仪式。对此,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4日称,此举不会给日中关系带来正面影响,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日方言论予以坚决驳斥,并且敦促日本以对历史负责、对人类良知负责和尊重人权的态度,正视和反省日本军国主义在对外侵略战争中犯下的严重罪行,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取信于国际社会。
众所周知,强征“慰安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对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受害国人民犯下的严重反人道罪行,至今仍然对受害者及其亲属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遗憾的是,直到1993年,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就“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发表谈话,才正式承认日军直接参与在朝鲜半岛、中国等地设置“慰安所”及强征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并对此表示道歉和反省。“河野谈话”原本就是迟到的忏悔和谢罪,但即便如此,到了安倍政府上台后,竟然声称“河野谈话”有“大问题”——“内容和措辞当年曾受到韩国政府的干预”,并且在国际上一再宣称“日本政府发现的资料中没有能证明军队或政府部门进行强征的证据”,试图借此否定“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
千方百计否认军国主义罪恶历史,动辄对他国纪念慰安妇活动表达不满,这就是安倍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真实态度。日本长期以来不支持中国慰安妇对日索赔,这一次又对中国大学设立“慰安妇”雕塑说三道四,还大言不惭地声称“不应过度聚焦过去的不幸历史”。过去的不幸历史正是日本造成的,其谁不知?安倍政府试图忘记,但受害国和受害国人民忘不了;试图通过否认卸下历史包袱,但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不会答应。哪一种是正确的历史观,不言自明。安倍政府为什么会成为地区和平稳定的绊脚石,也主要缘于其错误的历史观。
令人不齿的是,安倍政府不仅坚持错误历史观,罔顾事实,极力美化,还妄图将这种错误强加于他国和国际社会。在慰安妇问题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去年,日韩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试图通过收买、封口的方式彻底解决两国慰安妇问题,结果却是韩国慰安妇不答应,日方还公然威胁,如果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象征受害“慰安妇”的少女塑像不被搬离,日本政府将不会向韩国支付此前约定的10亿日元补偿。在美国同样设立有“慰安妇”雕像,日本同样不能摆正态度,声称雕像“煽动对日本人及日本的憎恨情绪”,反对设立。而且,日本在国际社会不断就日军强征“慰安妇”的史实作出扭曲反应,甚至干涉联合国相关报告和美国等其他国家的历史教科书相关内容,呼吁各国对日本政府立场“予以理解”。难道别人都错了,就剩下一个正确的日本?奉劝日本还是不要与世界为敌,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忘记不光彩历史的歧途上重演不光彩历史。
面向未来的前提是要正视历史。在这方面,德国为日本作出了榜样。现在在柏林,世人可以看到德国修建的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假如日本在东京也修建“慰安妇”铜像,必将有助于日本卸下历史的包袱,有助于赢得亚洲邻国的谅解,而不是把矛头重新对准受害国,通过对历史的扭曲,带给受害国和受害国人民“二次伤害”。

日本民众尤其是右翼如对近一百多年来侵略周边国家的事实不深刻反省,中日将来必有一战。

图片 1

昨日台湾发生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一个名叫藤井实彥的日本极右翼分子,不仅跑到台湾抗议当地树立起的一座慰安妇雕像,甚至还对雕像做出了极具侮辱性的脚踹动作!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大陆或韩国简直不敢想象;在欧洲,一个德国人如果敢在公开场合侮辱类似雕塑必将被抓起来。可在台湾却非常的另类,不仅日本人毫发无损,蔡英文政府竟也毫无表示!就是前些时,在台南国民党党部前设立此雕塑时,日本代表还确实来抗议过!很多台湾“皇民”如日本右翼一样,在讨论慰安妇是否自愿的话题。

讨论“慰安妇是否自愿”是非常荒诞的话题。

人类历史有许多不堪入目的片段。比如在奥斯曼帝国时代,突厥人在欧洲有计划地俘虏了许多欧洲孩子,待他们长大成人、又接受了战斗训练之后,便作为奥斯曼帝国的尖兵,遣送至欧洲攻打自己的父母亲。日据时代何尝不是如此?就经过那么几十年的皇民教育,便能够鼓动上百万的台湾年轻人报名参军,然后经过筛选,最后遣送了21万前往战场,其中就包括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祖国大陆。

这两个往事都是时代悲剧,我们谴责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胡作非为,也可以讨论殖民教育与高压政治之下的社会反道德、反伦理的畸形结果。不过,有两个议题或论事角度应当尽量避免:

首先,客观地看,无论是欧洲孩子,台湾年轻人或是慰安妇,本身都是受害人,因此不能提出
“ 他们是否出于自愿?
”的问题。讨论这种无聊问题,是对受害者的再次迫害。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